拉萨11月9日电 (江飞波 何蓬磊)西藏大型民族歌舞诗“梦回溯源—《琼热巴》”8日晚在拉萨首演,该演出是由西藏丁青县历时两年打造的大型民族歌舞。

  热巴舞主要流传于西藏昌都地区,是一种由铃鼓舞为主,伴有舞蹈、朗诵、戏剧、杂技、武术等综合的表演艺术。

此前,西藏热巴舞由流浪艺人表演居多,如今,该项艺术得到不断发展、传承。图为8日晚,表演者舞姿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江飞波 摄此前,西藏热巴舞由流浪艺人表演居多,如今,该项艺术得到不断发展、传承。图为8日晚,表演者舞姿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江飞波 摄

  西藏丁青县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文物局)局长洛追江村介绍,此次演出作品分鼓魂、鼓灵不灭、鼓韵长久、鼓缘相惜、鼓舞梦想、丁青印象(鼓潮)六大部分。节目以热巴文化历史发展脉络为主线,热巴艺人学艺之路为辅,讲述热巴起源及发扬、传承和保护现状。

热巴舞以铃鼓为主,融合说唱、谐(歌舞)、杂技等于一体。图为8日晚,艺术家们在进行说唱表演。 江飞波 摄热巴舞以铃鼓为主,融合说唱、谐(歌舞)、杂技等于一体。图为8日晚,艺术家们在进行说唱表演。 江飞波 摄8日晚,“梦回溯源—《琼热巴》”在藏戏艺术中心首演,现场座无虚席。 江飞波 摄8日晚,“梦回溯源—《琼热巴》”在藏戏艺术中心首演,现场座无虚席。 江飞波 摄

  据悉,丁青县被称为“热巴艺术之源”,2006年,热巴舞被列为全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外,此次演出的“梦回溯源—《琼热巴》”共有60名群众演员,其中还有22名贫困户。洛追江村说,这是丁青县发挥文化优势,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体现。(完)

  新华社北京11月9日电 题: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习近平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并致训词侧记

  新华社记者邹伟、叶昊鸣

  高扬的旗帜,昭示恢弘的事业迈上新起点。

  崭新的风貌,映照忠诚的队伍整装再出发。

  2018年11月9日,注定成为我国应急管理事业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也注定是我国20万消防指战员永远铭记、永志不忘的历史性时刻。

  9日上午,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华灯璀璨,气氛庄重热烈。红色背景板上,“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字样分外醒目。

  500余名消防救援人员早早来到这里,整齐列队、身姿挺拔,以昂扬饱满的精神状态静候庄严仪式到来。

  在血与火中经受生死考验的这支队伍,正以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在人民危难时挺身而出的消防英雄,将肩负起更加重大的使命。

  在全场期待的目光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健步走进会场,来到主席台中央,向大家微笑致意。大厅内响起热烈掌声。

  时针指向10时30分,授旗仪式开始。

  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奏响,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同全场人员齐声高唱国歌。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授予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的决定》。

  “请习近平总书记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主持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宣布。

  习近平总书记走到主席台前方正中站定。

  仪仗队员护卫着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英姿飒爽、目光坚毅,正步行进到主席台前。他们来自全国唯一一支由消防部队担任省会城市每日升降国旗任务的队伍、福州市消防支队国旗护卫队。

  习近平总书记从掌旗员手中接过队旗。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总监黄明和消防救援局、森林消防局负责同志3人精神抖擞,齐步迈出队列,向习近平总书记敬礼,再正步行进到习近平总书记面前。

  习近平总书记双手持握旗杆,将队旗授予黄明。黄明向习近平总书记敬礼,双手接过队旗,持旗面向队伍肃立。

  红蓝两色组成的旗面飘展。红色代表党和国家,蓝色代表消防救援队伍,寓意消防救援队伍是在党和国家领导下的纪律队伍。位于中央的旗标为橄榄枝托起的盾牌造型,象征消防救援队伍是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守护者。

  “向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敬礼——”全场消防救援人员神情坚毅,向队旗庄严敬礼。

  闪光灯闪烁,快门声频频,定格下这个珍贵的瞬间。

  旗帜凝聚重托,旗帜指引方向。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应急管理工作高度重视,先后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亲自领导、运筹和推动形成中国特色应急管理体制。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和直接领导下,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框架方案顺利出台。习近平总书记还亲自审定了队旗、队徽、队服和誓词。

  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习近平总书记致训词。他指出,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是党中央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的战略决策,是立足我国国情和灾害事故特点、构建新时代国家应急救援体系的重要举措,对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维护社会公共安全、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长期以来,消防队伍作为同老百姓贴得最近、联系最紧的队伍,有警必出、闻警即动,奋战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特别是在重大灾害事故面前,你们不畏艰险、冲锋在前,作出了突出贡献。”对这支拥有光荣历史的队伍,习近平总书记予以高度评价。

  党和人民不会忘记,熊熊烈焰里,消防官兵向火而行、奋勇向前,用逆行背影开辟一条条救援通道;

  党和人民不会忘记,滚滚落石前,消防官兵星夜驰援、深入震区,用科学施救创造一个个生命奇迹……

  一路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分别走过69年、70年发展历程的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集结在新的队旗下,组建成新的国家应急救援专业队伍。

  改革转制后,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作为应急救援的主力军和国家队,承担着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应对处置各类灾害事故的重要职责,党和人民寄予厚望。

  “始终对党忠诚。”

  “做到纪律严明。”

  “敢于赴汤蹈火。”

  “永远竭诚为民。”

  习近平总书记掷地有声的话语,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立起了建队治队的根本指针,指明了强队兴队的目标方向。

  面向队旗,全场消防救援人员举起右拳,集体宣誓——

  “我志愿加入国家消防救援队伍,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坚决做到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恪尽职守、苦练本领,不畏艰险、不怕牺牲,为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维护社会稳定贡献自己的一切。”

  誓言铿锵,忠勇可鉴。

  “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授旗并致训词,体现了党中央对这支队伍的高度重视和亲切关怀,为这支队伍注入了强大动力。我们一定要按照总书记的训词精神,不辱使命、不负嘱托,努力开创应急管理事业新局面。”参加了授旗仪式的广东省消防总队总队长曹奇说。

  走出会场,北京市消防总队海淀支队四季青中队战斗二班班长曾令东仍然难掩激动,“这次授旗仪式是一次灵魂的洗礼。我们要继续保持高昂的战斗精神,尽快生成新的强大战力,当好应急救援的主力军和国家队!”

  扛起新使命的千斤担,砥砺新时代的精气神,消防救援队伍为党和人民忠诚奉献、赴汤蹈火的新征程,已然开启!

实习记者 陆成宽

  近日,国家文物局、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法院博物馆举行划拨文物移交活动,国家文物局将公安机关罚没移交的6件商周青铜器划拨给中国法院博物馆作为永久馆藏。青铜器再次引发关注。

  众所周知,青铜是铜与锡的合金。在青铜生产中,锡料是不可或缺的资源。然而,时至今日,考古学家只在中原地区发现有先秦铜矿开采遗址,却尚未发现锡矿开采遗址。

  “中原地区先秦时期青铜冶炼所使用的锡矿石究竟来自何方?这成为冶金考古研究中的一个卡壳的问题。”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研究所李延祥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中原找锡论”引用文献逻辑、论据遭质疑

  为了探寻先秦锡料究竟来源于何处,学者们首先将目光聚焦到了中原本地,他们认为当时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是就地取材。日本人天野元之助和我国考古学家石璋如都曾利用文献资料在中原地区寻找锡矿。

  天野元之助以河南安阳(殷墟所在地)为中心,按与安阳直线距离的差异将中原地区划分为不同区域,将历史文献中记录的先秦时期中原地区铜、锡矿绘制于对应的区域范围内。石璋如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但选取范围较大,同时他认为直线距离超过500公里,运输就成问题,因此推测铜、锡矿来源可能都在黄河北岸,最远至晋南等地。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闻广研究员进一步提倡“中原找锡论”,他认为现代中国的主要锡矿均位于商与西周疆域之外, 致使有些学者倡导锡料外来说。他发表系列文章力求通过古文献和青铜器铭文来论证商周核心区域内存在许多锡矿。

  对此,考古学家童恩正从逻辑、论据等角度进行了批驳。童恩正认为,一方面,闻广的文章主要引用了汉以后的文献史料,不能证明文献中锡矿在商代已被利用;另一方面,文章用来证明中原有锡的史料经考释后,发现超过一半指示锡产地在南方,十分之一指示锡产地在燕辽地区,另外的或与锡产地无关,或并未指示产地。

  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金正耀研究员曾对中原有锡说提出质疑。他表示,新中国成立以后有关部门曾组织过中原地区地质矿产普查工作,结果表明, 河南一带并没有锡矿,古代文献资料记载的不少锡矿似乎都是铅矿。同时,如果中原地区没有锡矿,则商代大规模铸铜所需的锡料肯定来自其他地区;反之,即使中原地区探明有新的矿床,在商代也未必已经开采,即使开采,也不能排除从其他地区输入锡料的可能。

  “南方说”缺乏南方锡矿冶炼遗址证据

  如果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来自其他地区,那么又有哪些地区可能是其供应地?考古学家李济、地质学史专家夏湘蓉持先秦青铜原料多来自南方的观点。李济认为,殷墟青铜“原料大约来自南方,黄河流域一带无锡矿,这是已经调查出的事实。所以最近的供给只有南方了”。夏湘蓉指出,中原地区成为当时的青铜业中心源于其为当时的政治中心,而非拥有青铜资源,尤其是锡资源。青铜的大规模生产必定从南方输入了大量的铜、锡资源。

  在李延祥看来,南方地区或许是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的来源地,湖南与江西两省是离中原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最近的大锡矿产地。“商王朝向南扩张,除了获得铜,更主要的是为了获得锡。因为中原本身就有铜,比如中条山。青铜器铭文‘金道锡行’,就指向南方。但是要想从科学上证明中原的锡就来自南方,还是很困难的。”李延祥说。

  他认为,如果要证明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来自南方,首先需要直接找到锡矿的开采、冶炼遗址。但是,历史上南方的锡矿开发太严重,并且出产的锡可能也没在当地冶炼,而是以锡矿砂的形式往外输送,所以在当地就没有留下冶炼证据。“这些年,我们没有在南方找到冶炼遗址,同时南方的采矿遗址很多也都被摧毁了。”李延祥说。

  中原的锡料可能不止来自一个地区

  学者研究发现,中原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除了可能来自南方外,北方地区也可能为其供应锡料。南京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田建花就认为,当时中原地区输入燕辽地区铅料、铜料的同时,也输入了燕辽地区的锡料。

  她在研究郑州地区出土二里岗期青铜器的铅同位素数据时发现,郑州二里岗期大量青铜器的铅同位素场很有特征。根据现有地质资料和金属矿山的铅同位素数据看,这一很有特征的铅同位素场所指示的产地在燕辽地区。将铅同位素数据结合其合金类型(既有锡青铜又有铅锡青铜)来判断,这一地区既是铅料产地,也是铜料产地。

  值得重视的是,该地区不但铜矿、铅矿资源丰富,更不乏锡矿资源,例如黄岗梁—浩布高锡多金属成矿带目前所知是长江以北最大的锡矿带。

  李延祥也认为,这一地区可能是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的来源地。因为在大兴安岭南端赤峰一带分布着大小200多处锡矿。“虽然没有在南方找到锡矿的开采、冶炼遗址,但是我们在辽西找到了5处锡多金属原生矿开采遗址。这些遗址的规模都比较大,有成百上千的采矿石器留在了当地,年代相当于中原的商代晚期。”李延祥说。

  他推测商代早期中原的锡可能来自南方地区,商代晚期锡除了来自南方,也有可能来自大兴安岭南端。

  目前,有关中原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的来源问题仍然众说纷纭,没有定论,这也成为下一步研究的目标。“我们正在计划开展锡同位素的研究,希望能用锡同位素的技术弄清中原的锡究竟来源于何处。”李延祥说道。

  客户端上海11月10日电 题:一组积木搭起的中国对外开放“街景”

  记者 付强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乐高集团宣布多项即将在中国落地的新项目,引发广泛关注。

  2016年亚洲首家工厂在浙江嘉兴投产,积木产品在华销售连续多年保持高增长……近年来,乐高在中国发展的脚步可谓迅速。

  从来华之初价格偏高的“奢侈品”,到孩童手中寻常的玩具;一颗颗小小积木,搭起了中国对外开放的“街景”。

乐高展位前的“进宝”模型。记者 付强 摄乐高展位前的“进宝”模型。记者 付强 摄

  对外开放让乐高真正“走进来”

  乐高积木“街景”系列,是不少玩家的“标配”。百货商店、电影院、城市广场,若干款产品组合起来,就成了一条“繁华大街”。

  但在若干年前,对于包括记者在内的许多“80后”来说,印象中的乐高,更多只是商场柜台里的华丽展品。

  1983年,创立于丹麦的乐高集团首次将产品带入中国市场。十年之后,丹麦一家公司正式在华开展乐高积木分销业务,于北京燕莎百货开设了店中店。

  彼时的乐高积木,一盒定价少则几十、多则上千元。相对于大多数民众每年几千元的收入而言,无疑显得有些“遥远”。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对外开放不断扩大;诸如持续推进降低关税等举措,让作为进口玩具的乐高积木从中受益。

  与此同时,中国对外开放拉动经济快速增长,令居民收入持续提高,也使乐高拥有了越来越多的潜在用户。

“进博会”现场人流如织。汤彦俊 摄“进博会”现场人流如织。汤彦俊 摄

  此后连续多年,乐高积木在华销售保持高增长,品牌旗舰店和授权店数量逐年递增,乐高教育中心也遍地开花。2016年,浙江嘉兴乐高工厂正式投产,进一步提高了乐高对消费者需求的响应能力。

  “进博会”上,乐高又宣布明年将推出首批为中国春节量身打造的产品,以及上线首套面向中国师生的乐高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教程,持续释放出深耕中国市场的信号。

  “我们从中国的对外开放中受益匪浅。”乐高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黄国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中产阶层迅速崛起、日益庞大。对于乐高集团来说,中国无疑是我们的战略型成长市场。

“进博会”上的乐高产品展示。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进博会”上的乐高产品展示。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外资来华“先行者”见证中国扩大开放

  小到一颗积木,大到家电、汽车,外资企业“先行者”们共同见证了中国对外开放不断扩大的进程,也分享了中国对外开放的红利。

  1978年,松下电器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几年后,其与中国企业在显像管领域的成功合作引发业界轰动,一时间,日企纷至沓来。

  四十年间,松下也快速扩大了中国事业。如今,松下在中国的销售额约571亿元人民币,占其全球销售总额的12%。

松下展台,观众在体验卫浴魔镜。张亨伟 摄松下展台,观众在体验卫浴魔镜。张亨伟 摄

  同样是中国对外开放早期的见证者,大众汽车集团于1984年进入中国,并很快因一代“神车”桑塔纳而家喻户晓。

  时至今日,中国已成为大众集团最大的单一市场。2017年,其全球汽车交付量达1000余万辆,有40%的份额来自中国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始终将自身成长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实现互利共赢。

  首届“进博会”上,松下展出了透明电视、健康一体机、卫浴“魔镜”等新产品,散发出浓浓的科技感。松下电器(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横尾定显早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在悄然发生变化,松下此次参展,就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中国需求”,今后更好地提供产品和服务。

  “希望通过这次展会,展示松下面向未来不断创新的进取精神,展现松下为中国发展作贡献的决心和努力。”横尾定显告诉中国媒体。

  在大众集团旗下各品牌的展区内,新能源技术应用随处可见。企业相关人士说,环保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大众集团希望通过对新能源产品的研发,为中国推进新能源汽车事业、引领全球能源结构转型贡献力量。

参观者用VR观看大众汽车产品介绍。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参观者用VR观看大众汽车产品介绍。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多措并举 中国擘画对外开放更大蓝图

  过去40年,特别是21世纪以来的十多年间,中国一方面紧握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实现自身快速发展,另一方面则通过持续扩大对外开放,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贡献者和推动者,为世界创造福祉。

  更加值得称道的是,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仍在加快。

  例如,仅在今年内,中国已经四次大范围地降低关税,关税总水平从上一年的9.8%降至7.5%。

  又如,实施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努力营造更加公平便利可预期、更有吸引力的外商投资环境。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召开,则进一步释放出对外开放的积极信号。

11月9日,进博会迎来首批社会团体观众。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11月9日,进博会迎来首批社会团体观众。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主旨演讲中宣布的扩大开放新举措,中国将持续释放国内市场潜力,扩大进口空间,同时将将进一步降低关税,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加快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发展。

  有评论认为,这既显示出中国坚持对外开放不动摇的决心,也给跨国企业带来更多信心。

  乐高集团首席执行官倪志伟对记者表示,习近平主席的演讲,为进一步推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指明方向,同时,他对于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保护外资企业合法权益的坚定承诺,也让我们倍感鼓舞。

  进博会参展代表、来自巴拿马的华商温国伟则认为,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宣示了中国继续开放的大国姿态,也展现出中国将进一步推动市场开放、增加与全球其他区域贸易往来的决心。

  世界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对外开放仍是主旋律。站在新时代开启的历史节点,中国再次发出扩大对外开放“动员令”,诠释了中国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大国气度,彰显了自信与从容。(完)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际新闻 搜 索